浅水岛

莫毛RPG同人游戲《羽毛蛋蛋》CG纪念明信片預售

DALIA:




《那些年你打不出的蛋蛋CG》


 


莫毛RPG同人游戏《羽毛蛋蛋》CG纪念明信片   参上!!


 


ASET·蛋壳版


绘师:夏夜哭、Wehip鹤


价格:48 元/套


收录:剧情、结局CG 25 张


特种纸双面印刷。(纸张相关后续公布)


每一张背面的图案也都不相同(^U^)ノ~哟~


 


乖宝宝们✧(≖ ◡ ≖✿)也可以安全收录的蛋壳版。


全年龄~不怕粑粑麻麻拆包裹<( ̄ˇ ̄)/


 


 


BSET·隐藏版


绘师:Wehip鹤


价格:18 元/套


收录:内容你懂的(ノω<。)ノ))☆CG 8张


特种纸双面印刷。(纸张相关后续公布)


 


羽毛同盟群内千呼万唤的产物——


制作组从地上捡到一个大写的污字!⁄(⁄ ⁄•⁄ω⁄•⁄ ⁄)⁄


年龄限定有,请谨慎购买和收货。


友情提示:拆包裹时,请注意背后∑( ° △ °|||)︴




 


预售时间:2月5日晚上20点——2月20日0点








[莫毛|莫雨中心]三生

Nine Miles Away:





入恶人谷,原是要走过三生路才作得数的。


    


王遗风带他赶远程。在龙门吃了沙,怪的是聚首马贼竟无一人敢拦,又取道昆仑,裹满脸冰渣子,及至灼面而来的热气融了袖上残雪方才停下。那马累得很,只见喘出的气不见进,却乖顺。背上少年反怒气极重,眉宇间阴云不散,甫一落地便冷哼费这许多事,何不拿出你那日行千里的功夫?


    


王遗风知他心中愤极却无处发泄,受了嘲倒也不恼,仰头一笑了之。只朝他道功夫我自会教你,只是过这三生路你须得想好,当知走过再无回头。


    


今日谷内静,食腐的秃鹫展开翅,倏尔远去了。


    


若我回头,他们便将他还来给我?莫雨反诘。双手攥成拳垂在身侧,言语间俱是冲天恨意,又夹十分痛楚。他原本穿得褴褛,整路奔波而显得灰头土脸,话语间却辛辣刺耳,字字戳人背脊,皆是讥讽之意。未等王遗风再开口,人已经走出大半截,只剩那最后一句轻飘飘落在干风里。


    


——既然如此,回头与不回头又有什么区别?


    


从这条道上入谷的人多,各有各的样子。多半是怀了满心愤恨匆匆遁入,盘算着择日再外出寻仇,小一半儿的畏畏缩缩,只求留得口气在,苟且余生。还未入谷便死在半道上的也有,暴晒在日头底下没人收,隔个把月只剩得残骨一副,血肉都喂了守尸的猛兽。


    


死在谷里的大半进了尸菜田。田里有监工,现下正指使奴隶干活。一鞭子下去,皮开肉绽,嚎叫不迭,又被监工的喊声盖下去。喊的是磨磨蹭蹭做什么,没吃饭还是死了娘老子的?!奴隶不敢吱声,又挨一鞭子,这回骂的却没听清。王遗风问他,如何,怕是没有想象的自在逍遥。


    


莫雨不说话,只看,拳头攥得愈发紧。到底是个孩子,王遗风叹,怎么,觉得可怜?


又隔许久才听得他回答,言语轻蔑。


可怜不足,可笑有余。力弱合该如此。


 


于是便在谷中住下了。最初的几天难以入眠,铺下生霉,枕头上还有血腥气,何况莫杀守在屋外,鼾声震天响。




毛毛睡觉向来安安静静的,他迷糊着想,觉得额头上热得厉害。往墙上挤了挤,大半个脸蹭在上边,舒坦不少。再一睁眼瞅见双湿漉漉的眼睛,担忧地望着他,手心贴在额上凉沁沁。这回清醒了些,想开口,却又坐在村头田垄上。毛毛脸上脏兮兮,捧着一手石子儿跑得飞快,他在后头赶,一不留神摔个正着,整张脸埋在泥水里。




草梗混着砂灌进咽喉,挣扎半天说不出话。好容易突然得了气,又不见了毛毛。这会他独个儿站在院中,脚下的石板渗着血,心里倒不慌乱,张开掌,五根手指也滑腻腻。院内极静,听得老远有人叫他。叫的不是名字,却是少爷。




他不理会,那声音就越嚷越大。




少爷少爷,你醒醒!莫杀嗓门粗,手劲也大,抓得身上未愈的伤口生疼,简直要连皮带肉一起撕扯下来。




疼得睁了眼再看,哪里还有什么莫杀?背后生风,凉飕飕,却是再睡不着了。索性坐起来,就着那点昏暗的光线想事情。可想的倒很多。




稻香村还在时,每次去山上玩都耗许久。小月是从来不带的,嫌麻烦,莫雨最见不得女孩子哭哭啼啼的样子。小白怕事,稍微晚些就催他,说回去晚了要挨娘骂的。莫雨心里烦,就唬他那你自己下山好了,留心草丛子里的野狼,听说专叼小孩子——话没说完就听得咚的一声,跟在最后面的毛毛啃了满嘴泥,眼泪掉下来糊得一脸。然后又哭,哭得整条山道惨兮兮,瘆人得很,哄也哄不停。




莫雨拿他没法,只好又改口说我听闻前几日已经被猎人抓走——这次话又只说了一半,后山上传来狼嗥,初听像犬,尾音却拖得极长,最后竟像是人的呜咽了。小白哇地一声也哭出来,问他你不是说已经没了吗?莫雨顾不上回话,推他一把就跑,三步并作两步匆匆跑出二三里,小白才边哭边嚷毛毛不在了毛毛不在了。




莫雨叹口气,又咬牙往回跑,总算找到毛毛。嘴里还含着泥,哭得直打嗝。莫雨将他仔细背到身上,又跑,末了还不忘回过头吓他口水别滴到我身上,不然不要你了!毛毛一听,哭也不敢哭,憋得满脸通红,委屈得直抽抽。




最后是回了村,每人挨一顿训。莫雨生气,就拿手指头戳他脸,说笨毛毛,胆子这样小,就会拖后腿。




再然后,笨毛毛变成了傻毛毛,与他一同流浪,再受他欺负时也学会了还嘴,等真置起气来又软绵绵跟他讨饶。那时虽终日忧心吃穿,有毛毛相伴却也不觉得辛苦,只是再回头时人已不在身边。




谷内入夜便凉,然纵使冷风穿堂也不及心中刺骨疼痛半分。那毕竟是他所拥有的一切了。


 


起初莫雨是住在外谷的,惹不少麻烦事。外谷多流寇,功夫低脾气还不好,头一日便结了群说新来的竟受谷主照顾,总得给点颜色瞧瞧。等隔日已折大半,余下的皆是老老实实道一声少爷。又去找莫杀麻烦。莫杀被扰得不行就去求陶寒亭,陶堂主长陶堂主短地叫半天,说什么也不愿意继续这差事。陶寒亭便问那你是想去给肖药儿做药引了?




莫杀方才闷着声回去。




后来不知哪里得来消息,说他那兄弟尚在人世,只是受了伤。莫雨消停两日,又开始折腾莫杀,打定了主意要出谷。一路追赶至洛阳,差点没脱层皮,最后好歹把人带回来,心愿也结了,莫杀才好容易喘口气。




往后的数年,随王遗风习红尘心法,对人情冷暖看得愈发通透起来,性子却走极端。谷内众人皆怕,都言他嗜血无情,疯起来是要人命的。连顽童书院的小孩儿都畏他,稚声稚气地说恶人也怕的,便是大恶人了,大恶人不好惹,连平安客栈的老板娘都怕呢。




丁丁却胆大,仗着王遗风庇护跑来扰他。隔着张桌子喊师弟师弟,我去打听过了,你那叫穆什么的兄弟不在落雁城,猜猜他在何处?




莫雨看她一眼,也不答话。




唉呀师弟你可真无趣,丁丁抱怨,即使入谷以来莫雨从不叫她师姐,她说是那便是了。等半晌道,可你现在是十恶了,即使他信你,在外人看来谷内人终究是不一样的。我以前想出去找叶凡,后来又想——找到他了又如何呢?他跟唐姑娘好好过着日子,倒不如再不跟我这恶人打交道。




又说,师父说武学练至精深,便可知人心察所思。可我仍是想不透,大抵是练得不够深吧。




隔许久才听得莫雨道,外人所想与我何干,是我的,拿回来便是。




你说的也对,丁丁点头,师父也这么说过。可我总觉得我关切的人,便希望他过得好,别的都不打紧,看不看得到也没关系。世人看恶人谷,净是恶贯满盈无情无义之人,可人活在世上,哪有真正无情的,总归有一两件在意的人事。




莫雨嗤笑一声。




前几日他在外,恰好遇上押镖的车队。那为首的他认识,正是当年在扬州将他们二人撵出门外的宋镖头。




荒年粮食少,价钱自然金贵。他们无钱,只好捡富人家剩下的,再饿就掘草根。有时毛毛饿得走不动,他就独自出来拼上一把,偷些吃食回去。挨打也是常事,次数长了也知晓些诀窍,无非是受再重伤也不吭声,抱紧了食物不撒手,至多再挨几下总能脱身。




镖局打杂的婆子见他俩可怜,尤其是那小的,像是原就有病在身,嘴唇也是青紫颜色,细胳膊掩在衣内活像棵豆芽菜,就故意漏些还算能吃的残羹出来。虽不多,也够毛毛勉强填肚。




日子长了被镖头发现,便一脚踹在婆子身上,嚷道喂猪喂马也不便宜街上讨食的小乞丐。婆子年岁已高,在地上摔得狠了,半晌没爬起来,只一个劲蜷缩在地上呻吟,又极艰难地撑起身,求镖头不将她撵出门去。镖头踢她几下,转头叫人抓他俩来,说今日非打个半死不可。




镖局人多,此时竟无一人肯替他们讲半句话,全都团团围住地看热闹。更有人不嫌事大地叫好,喊镖头好功夫,再踢两脚怕就再爬不起来了。婆子一向待人好,有要求的从不推辞,此刻苦苦哀求却只教那镖头兴致更盛,背上又挨几脚,瘫在那,弓成一把枯树枝。人情凉淡,皆在言语中。




莫雨怒极,只觉得头疼欲裂,又担心伤到毛毛,只得一忍再忍,拖着他夺路而逃。毛毛惦记那婆子,一边哭一边跟他跑,逼到城外只得跳河求生。




严冬的河水凉透入骨,再出水时已是满头薄冰。毛毛冻得厉害,哆嗦着问莫雨哥哥,那婆婆是不是被打死了?莫雨不知如何回答,只能把毛毛抱得更紧,挤掉他发上滴滴答答的落水,看他掉下的眼泪在脸上结成薄薄冰棱。




那时莫雨在心中许了誓,若来日再遇,必不放过一人。




车队总计二十八人,他杀了二十六,人头排开扔在地上,余下两个。姓宋的镖头认出他是恶人谷中人,吓得胆破,抖糠似的哭道大大大大、大侠,你要货物拿去就是了,不够我让人再送来,就饶我一命罢。




莫雨自上而下看他趴在地上。旁边镖师也腿软得直不起来,只一个劲哭喊,声音倒比那日看他们热闹时拔得高。于是他轻巧地把刀掷在地上,正好贴着那副抖个不停的身体入地几寸,宋镖头竟吓得惨叫一身,倒下地再爬不起来。这次又像蠕虫似的满地滚了。




想活命可以,他冷哼,那你二人死一个吧。




姓宋的一听,再顾不上瘫软的双腿,扑过去便嚎大侠,杀他,你杀他,我家中还有妻儿,我不能死啊!说罢又是一阵嚎啕大哭。镖师也不甘宰割,将他一掀,便喊姓宋的坏事做尽,大侠你若替天行道,杀他才是!宋镖头见他抢话,也扑上去滚作一团,一时间二人都拼了命想置对方于死地,毫不见往日狼狈为奸的得意模样。




莫雨手起刀落,镖师人头骨碌碌滚到一旁。姓宋的这才长舒口气,挣扎着爬起来,朝他讨饶道多谢大侠多谢大侠。刚一转身刀刃抵在喉间,又吓得跪下去,听他声音不紧不慢地从背后传过来。




那声音说,可惜我不是来替天行道的,是来讨命。




隔几日浩气盟发长空令,扬州镖局宋镖头,押镖途中遇恶人谷莫雨,二十八人无一幸免。他仗着武功高,也不躲,击退浩气弟子无数,又因此背更重罪名,大喇喇晃一圈后回谷。方知世人只见恶人屠戮,不闻被杀之人染何罪孽,从此愈发对所谓正道嗤之以鼻。


 


后来他数次与浩气交战、手中沾鲜血无数,十恶之名远扬,更于紫源山上被谢渊指着鼻子痛斥杀人盈野罪恶滔天,仍无一言入心。如王遗风言,世人所说又有何妨?




然总有力所不及之时。




直至穆玄英为难许久,终转身追随谢渊而去,他才忽然想起那年自己站在洛阳屋顶上,看晓色初开,琉璃顶折万道霞光,众生喜怒尽收眼底。而他心急如焚,满心满念无非一人的貌与名。










END







【干货夹私货】造福大众的简单写作手册

寂川客居:

一切开始动笔的文章没有提纲都是耍流氓……


辣鸡寒:



写了一些创作心得,分享给大家。


【1.7更新】


昨天写完这些东西以后,我就手贱地点开了一个太太的文开始看。看完以后整个人都陷入了想“删文”和“我是个辣鸡”的暴躁中。


十二点躺在床上一直失眠到早上四点半,我已经很久没有花这么长时间来思考怎么把自己的文章写得更有深刻性←这是我上高中的时候议论文怎么都写不深刻的时候才会去想的。


其实我就是想说,我下面的所有内容只是表象声色,会的人一笑了之,不会的人则可以学着起步。


还是想告诉大家,无论是什么样的文章,思想与灵魂才是最重要的。我昨天晚上发了一条lo,正是我所想表达的。


“唯思想与灵魂,不可学习,不可教授,不可复制”。


写作这事儿,阅历+天赋=beautiful


当然了,也不要气馁。我还是坚定地说一句,网络文学有属于它自己的创作方式与阅读价值。


尽自己的努力去写好就可以了。然后分享给大家昨天一个妹子提到的尼尔·盖曼的关于写作的八条建议。


1. 写。
2. 写完一个字再写一个字。找到正确的字,写下来。
3. 写完你在写的东西。不管你要怎么写完,总之要写完。
4. 把它放一边。假装你从来没有读过一样开始读它。给那些你看重他们的意见而他们也喜欢你写的这类东西的朋友看看。
5. 记住:当人们告诉你有些地方不对劲儿或者让他们无感的话,通常他们都是对的。当他们确切的告诉你他们觉得哪里错了,该怎么改的时候,通常他们都是错的。
6. 读自己的笑话时要笑。
8. 写作的主要原则就是,如果你拥有足够的把握和信心,你是可以为所欲为的。(这或许既适用于生活也适用于写作。但在写作上,绝对是合适的。)所以故事需要怎么写,你就怎么写。诚实地去写,尽可能地把故事讲好。我不觉得还有别的其他规则了。至少重要的是没了。


【更新结束】


干货夹带私货,我觉得都是一些比较基础性的点,大概比较适合新手……


————


感慨一句,进了楼诚,简直重新上了一把高中,深深地觉得自己是个历史/文学白QAQ。


进入正题,lo主是个严肃的逗比。


(一)民国史


很多人想写楼诚文,但是没有扎实的历史功底,私以为这也是现在衍生盛行的一个原因。我自己也是,我的近代史学得一般。上了大学以后,很多都还给老师了。你让我认真地写一段楼诚,我真不会。


肚子里没货……


那么,推两本民国史给大家肚子里加点货。


首推徐中约的《中国近代史》,香港大学中文出版社。现在各大网站和书店卖的都是删减版,但是我看了下删减版对于仅是写文的姑娘们来说影响不大。网上有电子版的是完整版,可以下载来看。


另一本费正清的《剑桥中华民国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民国史里就推荐这两本,其他还有一些有兴趣的可以去搜搜看。提一句,这一类的作品看下去需要非常大的耐心,我到现在《中国近代史》还处于刚翻开的阶段。


既然决定读书了,就该好好读。我自己看这种类型书,会做笔记查资料。进度比较慢,但是收获很大。而且读书动笔墨这个习惯其实是非常值得养成的。


这边评论里疏山问竹姑娘提到了几本,安利给大家。
《中国共产党成立史》
《党员、党权、党争》
《开卷有疑》
网上有pdf,自行下载。
……………我去,说真的,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看这种书……


(二)关于创作


1、大纲和结构


我后来才知道,原来真的有很多人不打大纲啊。


当然这事儿也不能强求。当年玛格丽特·米切尔写《飘》的时候,想写哪章就写哪章。可是我们目前都只是普通人,对于文字的把握是达不到那种程度的。


所以还是,乖乖写大纲。


我就说个最简单的事,为什么卡文?大部分时候是因为没有大纲。


我自己写东西的时候,除了随笔,全部都有大纲,详细粗略都有。如果没有想好怎么写,我绝对不会动笔。一旦动笔,就很少不知道怎么继续下去。突如其来的文思泉涌太少了,更多的是建立在你对故事有整体的把握之下。脑子里对于你这个情节已经有了画面展现,才能下笔如有神。


大纲不一定在纸上,也可能在心里。粗纲是对故事的简单描述,可能在你有脑洞的时候就做好了这个工作。短篇不强求详纲,但是长篇我建议写详纲。你可以按照事情发展顺序、时间顺序来罗列每一段的故事,做一个简单描写。


我可以花好几个月写一份大纲,因为值得。大纲需要反复修改,这样故事会更加可看。等到动笔了,请确保尽量不要偏离大设定,小细节随便改。一旦偏离大设定,那和没有大纲有什么区别?写作是戴着镣铐跳舞,没有约束写出来的故事有可能散。


然后是结构问题。无论你写什么东西,对于读者来说,一个清晰的结构都是他阅读下去的一个基本保证。对于作者而言,清晰的结构则意味着故事的可行性。


你有了大纲,就能在结构上动心思。比如说安排伏笔,比如说多线索。结构是文章的骨架,内容是血肉,文笔是外表。


一句话,别的都是假的,没结构写个鬼。


2、写作技巧


可能有的人会觉得,写东西就是写东西,为什么一定要讲究这那,还要学什么技巧。难道不会匠气么?


我可以说,会。


我有一门专业课就是写作。打个比方,我今天学的是如何写诗,然后我学了一些技巧。我在写作业的时候,就会不自主地把这些技巧运用进去。但是我是和三十个人一起学的,那么其中可能有十五个人跟我用了一样的技巧。我们的作品就像是模式化生产,并无个人特色。这也是中文系很少出作家的一个很大原因。我觉得我老师说得很对:比起写作,我们更会看书。 


可即便如此,我依然建议大家学习一些写作技巧,写作也是有基本功的。


简单的一点的有如字词运用、语病问题,甚至是标点。虽然看上去都是小问题,但是如果你是抱着一颗认真的心来写作,那我觉得这些都是你应该注意的。没有人愿意读一篇错字连篇、语句不通的作品。这里安利黄伯荣、廖序东版本的《现代汉语(增订五版)》,高等教育出版社。还有一本也很棒,王力的《中国现代语法》,中华书局有限公司。前者是我的教科书,后者是专业推荐。如果能读完并理解,你的写作会剥掉一层皮。反正我现在基本上十句话一个语病,我自己都觉得有罪…… 


稍微复杂一点的就是写作技巧。肯定经常有人抱怨,为什么我写出来东西这么渣?除去小说本身的情节、思想来说,最表层的原因就是你的文不漂亮。虽然我不认可文笔是小说的第一重要,但我承认这是建立在我自己稍微写得能看的情况下。如果一个小说创作者,连基本的语言表达都做不到,那后面的也不用谈了。


以前做阅读理解,经常会做到什么“描写手法”、“写作方法”等等。可能你自己写的时候不会注意用了什么手法,但是我作为一个读者,如果我去认真分析一个作品,肯定可以分析出一大串。如果我们能有意识地将这些融入自己的作品,文章可以增色许多。


前几天我写东西写不下去,就上知乎看了点小说技巧,总结了几个共享给大家。


1、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冲突细节;


2、描写具有画面感,让读者享受你的描写;


3、长短句结合,韵律尤佳;


4、叙事精简,讲好一个故事,去掉废话;


5、场景拟合,具有生活感,环境描写具有合理性;


6、写景、事件、抒情、人物、对白,对于一段完整的剧情缺一不可;


7、小说具有立体感。多线构建,不是每一条支线都需要为主线服务;


8、用少量的语言塑造环境,你要让读者感受而非直接铺陈到读者面前;


9、用情节、动作推动剧情,用剧情表达人物内心。


我用三个点来说明怎样做到其中一部分小技巧。


第一,词汇量,对应2348。


文章辞藻华丽、过于堆砌不可取,但是每一个在吐槽这作者写的什么鬼的时候,扪心自问一下,有些词自己会用么?


怎样用最少的字写完一个事儿,这对于文字的把握要求很高。我说一点,就是在描写一个动作的时候,写完了你可以复读一遍,然后找一两个词来概括掉你这段动作。这个词从哪里来?答案只能是看书。一个好的动词往往具有画面感、动态性。举个例子,昨天有个妹子给我看了她写的,虽然我觉得“目光从屏幕上撕开”这个表述并不好,但是“撕开”明显比“移开”来得漂亮。用词要精简的同时要准确、动人。


多练习缩句,很管用。写完一篇就开始缩你的文章吧,有很多语言都是废话。这一点我自己做得也不好……


词汇量的来源就是读书、读书、再读书。读各种各样的书,学会去做笔记、背诵运用自己喜欢的东西。


好的散文中可以学习大量的景色、环境、抒情描写。比如看张晓风,你可以学怎样把景写得秀丽而非艳丽;看林清玄学习怎样让用词、语言透露空灵禅意;看余光中的现代诗,学习怎样把华美的语句运用自如。这几个是我自己看得比较多的作者,大家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作家看。我觉得阅读的最初不是带目的的,但是认真的阅读都终将有所收获。你看了多少就决定了你笔下出现什么样的世界。至于看了很多一个字也写不出来的,只能说……没有尝试就没有结果。


现实一点,说一个我写东西的习惯。一旦要开始景色描写了,我就开始想古今中外各种诗句了,然后把诗句各种化用……时间久了,你自然而然就能写出漂亮的文字了。


然后就是,写古风的话多看点传统文学作品,也就是诗词歌赋、各朝各代文人作品集。我自己比较喜欢陶渊明、苏轼、李白这种大众诗人咳咳。不过其实除了以前写作文,很少用到他们的诗句,平时会积累一些小众的诗句,偶尔拿出来装逼……好吧,其实写了不打备注可能也没人知道。


相信我,如果你愿意勤加背诵,那么信手拈来,无形化用是可以做到的。


词语漂亮了,那么组成的句子自然也就好看了。这样一来,你的小说一张皮基本上就有了。


第二,细节描写,对应12。


啊,我真得很喜欢这个。


我上小学的时候第一堂作文课,学习的就是如何将系鞋带写成一百字。其实就是将微小放大,学会浓墨重彩着笔一个点。一个故事,当有详略。一个好的细节描写可以凸显人物性格、烘托环境氛围。


我说得很抽象,举个例子。比如我们要写阿诚和大哥很默契,要怎么表现?比起语言直白地形容,不如我们来安排一个情节——大哥头疼还没开口,阿诚就递上了药片。将笔力放在药片传递的时候,大哥的神态,阿诚的动作,表达出画面感。


一篇小说让人津津乐道的肯定有那么一两个情节,这一两个情节又凭什么让人记住,就是因为里面具有出彩的细节。这种细节可以是动作、语言、神态甚至环境描写。一个好的细节描写必然是建立在真实上的。我们的小说是虚构的,可是怎样让它动人起来——具有生活性。这些来源于我们平时对生活的体验。所以说尽量少写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如果一定要虚幻创作,那一定要把你所写的情节从头到尾想清楚了,减少出现一些不合常理的描写。


第三,各类写作手法、修辞运用,对应全部。


这个我其实上文有提到,我再说几个具体的。


比如我说个修辞——“通感”。可能有不少人都不记得这是个什么东西了,但是这个小技巧一直是我很心水却又用不好的。


百度百科里解释:“通感又叫‘移觉’,就是在描述客观事物时,用形象的语言使感觉转移,将人的听觉、视觉、嗅觉、味觉、触觉等不同感觉互相沟通、交错,彼此挪移转换,将本来表示甲感觉的词语移用来表示乙感觉,使意象更为活泼、新奇的一种修辞格。”


怎么样,是不是看起来很棒!可是你会用么?不会……


下次试试看,这是一个很棒的修辞。


小见大、欲扬先抑、寓情于景、托物言志、夸张、比喻、对比等等,是不是觉得仿佛回到当年写试卷的时候。不要客气,快将这些技巧运用到你的小说里。如果不清楚,可以去查查写作手法、表达方式、修辞,真得有非常多非常多。我这里说的都是很常见的,还有一些不太常见的比如顶针、回文、对写等等。


具体应用,自查百度。


以上都可以是“心机婊”的创作方式,但是运用不熟练就会把文章搞得很匠气。等我们学会如何运用之后,剩下的就是怎样将这些东西融合到作品里,做到无形创作了。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大量的练习。之前有个文手炫技15题,我觉得是个很好的练手题。


一个优秀的作家除非他是天才,否则我不认为他不懂写作技巧。即使他不懂,但是他的笔下也会无意识流露出这些东西。作为一个不是天才的人,我们手里有前人总结的技巧,为什么不去学习一下?


但是记住,一篇小说绝对不是技巧的拼接,它一定拥有自己的灵魂。至于怎样有灵魂……这个就好比高三写议论文,怎样让你的议论文写成一类一样难以表达清楚。“深度”是一个很抽象的东西,我只能告诉你,现阶段表达好自己的心就可以,别想太多。等你写得多了,年纪上去了,你的笔下会写出另一个世界。


还有一点,永远不要停下阅读、思考、练习。每天有空的时候可以读点书,看点电视,去想想它的本质性,多做一些联想练习。脑洞不大,很多时候是你不愿意思考。


另外,保持乐观,保持童心,保持对世界的爱。这样你笔下的文字,才是有情的。


(三)无责任推荐


在这里,安利老舍的《我怎样写小说》。这本是我的私货,攒了好久一直想看。该书收录在了老舍的作品集当中。我搜了一下,亚马逊、当当、京东、淘宝都有单卖本。


老舍的作品一些出名的类似《骆驼祥子》、《茶馆》、《四世同堂》等等,我们应该都读过。他有两个非常有名的写作特点:语言特色和笑中带泪。


说到这个我啰嗦两句。老舍是京派小说的源头,他的作品带有浓厚的北京地域特色。作为一个小说创造者,我们一直讲究文笔文笔,我一直认为这终究还是为了形成自己的一派风格。老舍在这本书里讲究怎样揣摩词句,对于每一个认真创作的人来说,非常有借鉴性。期待有朝一日,我们都能写出自己的风格。


另外一个“笑中带泪”可以说我非常喜欢老舍作品的一个原因。老舍写的喜剧中总有悲情色彩。鲁迅先生曾经说过“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但这不是我们现在看到的那些“为虐而虐”的作品。悲剧的产生应该是有逻辑的,它是流畅的。所以我们在设计情节的时候,应该多分一些注意力在故事的逻辑性上。你的故事可以不精彩,文笔可以不优美,但是作为一本小说,你不应该出现逻辑错误。一开始我们写不出复杂的故事,那么可以尝试写一个小脑洞,思考事情的前因后果,尽量完善。练习多了,自然而然就熟练了。


然后,我简单粗暴地整理了一些关于写作技巧的网上推荐书单。


1、斯蒂芬·金《OnWriting》


2、威廉·斯特伦克《风格的要素》


3、斯蒂芬·金《TheElements of Style》


如果你愿意,我觉得可以试试《文心雕龙》,哈哈哈。


再推荐两本我掉入楼诚以后喜欢的书,请记得要购买的话,看好出版社和译本!我选择的译本只是我自己喜欢的,其他大家可以自行百度。


莎士比亚《十四行诗》


这个有好多译本,网上比较多的是屠岸译本。我最心水的是查良铮的,没得卖……所以最后我买的英文原版无翻译,自己上网找各种译本看。我看了一下,英文原版靠着字典还是可以读的哈哈哈哈。


《拜伦、雪莱、济慈抒情诗精选集》英汉对照,穆旦译本


三个人都喜欢……单独诗选又没有喜欢的译本,这本我还属于在购物车里qaq,好喜欢。


(四)乱七八糟


说几个我洗澡时候想到的tips


1、当你有好几个脑洞,一堆乱七八糟想表达的时候,拣那个你最渴望的写。不需要把所有你觉得好的情节、表达都塞进一篇文章里。一篇文章不可能处处都是亮点,有那么一两个闪光点就足够了。舍弃那些你不会的、不擅长的;


2、写了两章就想放弃了。对于这种,我其实也经常这样。一个是懒癌发作,一个是没人看。前者自己时刻勉励,想想那些日更的太太,想想你对笔下之物的热爱;后者,千万别写长篇。长篇没人看坚持真得太痛苦了;


3、第一次尝试写东西的时候,不要太关注你的文笔、文风。更多注意力放在设计情节上,当你有能力叙述完一个完整的故事后,再去考虑提高level的事情;


4、关于文笔,除了看书还有一个技巧是模仿。每个人写作都是从模仿开始的,找个你喜欢的风格去学。然后慢慢地脱离,最后语言运用水平提升之后自然会有自己的风格。我上大学以前,摘抄都是要求整本背诵的。现在于我而言,写每个字都是很流畅地从笔尖出来,我纠结的只是如何用一个更好的表达;


5、可以的话,每天都写一点练笔。我上初中、高中的时候,每周都会要求自己写随笔。并且是用上交考试作文的态度来写的,琢磨字句,思考深度。虽然现在看来都是小孩子的东西,但是这些后来都给了我很多益处。你可以从一百个字到两百,然后慢慢扩大;可以从一个景物描写到一个环境描写;可以从一个动作描写到一段情节叙述;


说个比较“应试”的技巧哈哈,你可以把上面我说过的那些修辞、手法排个序。然后每天对着来一个练笔。


说到底就是多写。


6、实在写不出来就别写了,憋出来的也不知道是啥;


7、身边常备本子、纸记录灵感,你也可以写在手机里。一些脑洞拼凑衔接以后就是一段完整的剧情。如果你想写小说,阅读的时候也要做个有心人。


(有想到再补充)


(五)关于买书


这个真得是题外话……


千万记得,买书一定要挑出版社!我知道有人不挑的……


出版社也是有讲究的,比如说买传统文学作品,比如古代文学这种,我一般会上中华书局、上海古籍这种;


然后一些我比较喜欢的当代作家作品,我会选择作家出版社、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这种;


而工具书自然就是商务印书馆。


当然还有好多好的出版社,比如人民文学出版社、人民出版社、外研社等等。不同的出版社有其擅长的作品,选择一家好的出版社一定程度上对书的装帧、内容、译本有很大关系。很多人挑书不看版本,只看封面……而不同的译者、流通版本的阅读体验是不一样的。所以买书前一定要做好前期工作。关于出版社的知识指路知乎,上面有很多科普贴。


既然花钱了,就应该买到最好的。


————


我写的东西很基础、推荐的书也很基础。比如说看外国文学,肯定会接触莎士比亚吧。基础性的阅读其实是非常有效的,因为我们当中很多人这些经典作品都没读过。比如说,我到现在还没看完《简爱》,这本书看了一半就扔在我的案头好几个月了。                                                        


说到这里,其实民国那些数得上名号的作家都非常值得我们去阅读!圈里有几个太太也研究这些,我觉得超级赞呐。我上高中的时候非常喜欢陈寅恪的独立自由精神,梁实秋的雅舍小品文化。好了,必须把我男神鲁迅先生放出来了。哈哈哈虽然必须承认,鲁迅是噩梦,可是不读鲁迅总是遗憾的。


书海浩淼,根本看不完各种书单。好了,拿起手里的书跟我一起看书吧23333333


————


啰啰嗦嗦了一大堆,占个tag希望对各位刚上路的旁友有帮助~希望每一位都能写出自己笔下的楼诚或者别的,让我们有粮吃!


说一句鸡汤,千万不要害怕写作,你不写永远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只有不断地写,才会有进步。而且其实不需要太久你就能看到进步啦~


最后,于我而言创作一件很严肃的事,望与君共勉。
对了,我跟你们说,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出来的是什么鬼!!